您的位置:主页 > 法治建设 >两岸中时专栏:林谷芳:大陆「团客」的潜在价值 >

两岸中时专栏:林谷芳:大陆「团客」的潜在价值

作者: 2019-12-01 浏览: 837 次

台北书院山长林谷芳7日在中时专栏撰文指出,陆客来台观光,何止是经济的效益而已,其实尚有潜在价值,全文摘编如下:
 在北京回台的机场柜檯前,碰到1个读者前来打招呼,她是央视纪录频道的纪录片导演,两度获得国际纪录片金熊猫奖,2年多前曾在中央音乐学院听我1场名为「中国音乐的人文回归」的演讲,当时我提到:人到40时,生命顿生不能言说的苍茫之情,而那正是生命观正待踏入另一境界的契机转折,如果能观照这种苍茫,就能有丰盈的下半生。她当时正值人生转折,对这席话颇有触动,之后果然也走出苍茫,奔向丰盈,见到我自然分外高兴。相聊之下,才知她这次是遂其罹癌父亲的愿望,带着父亲,亲临岛上,看看当年「假想敌」所在的地方。
 大陆老一辈经历国共内战及之后两岸严峻对峙的年代,对台湾都有着一种複杂的情感,从当年想解放台湾的敌对,到海峡开放后知道台湾是保存中华文化、人文蕴藉的宝岛,这认知的转折正何其之大,但也因如此,就对台湾有着一种难以言喻的亲切感。有些人固因为此地有亲人,但更多人想到台湾,有的恐怕就是那被命运拨弄的感慨,总不免会换位思考:如果当年易地而处,人生不知又将变得如何?
 正是这前后期认知的巨大落差,以及换位思考的感叹,这辈人总想来台湾看看,也正如此,他们过海峡时的兴奋,又哪里是平时到异地观光的心情所能比的。对他们而言,到的是另一个中国人的社会,是一个曾被他们误解,曾想解放,但却承载着中国人希望的地方。
 这样的情结并不因大陆经济发达、国势增强而稍减,毕竟,他们那唤不回的青春是如此被时代拨弄着,也所以,到台湾竟就成了他们生命最大的愿望之一。
 这些人当然有位居要津者,但更多的是黎民百姓,他们的感慨并不会比具备更多文化观照的上位者来得稍浅,甚且,就因困顿感受乃更深。而这些百姓到台湾,并不会採行年轻人最喜欢的自由行,跟着团,就算走马看花,拍些照片,买个特产,也多少补足了生命中那缺憾的一块。
 就因这样的情感,这曾经想「解放台湾」的一代,无论居庙堂或为庶民,却都是最不想再见到两岸冲突的一代。而居庙堂者,即便有此心,有时却也有他不得不有的表态、不得不做的决定,但庶民却就可以赤裸裸地对亲朋好友表达这样的想法。直言之,从里到外,他们是对台湾最友好的一群,且是好大好大的一群。
 这样的人来台湾,只要没有遭遇太不合理的待遇,基本态度就不会有大的改变。他们不像大陆现在的年轻人,出生成长于崛起乃至丰饶的时代,对台湾更多的是现实的比较,而提到两岸的龃龉,这一辈也更常诉诸情绪昂扬的民族主义、大国思维。但话虽如此,他们毕竟都有历经劫难的上一代,上代的情感他们也一定程度得尊重,乃至被影响,从这来说,谈两岸的善意,台湾实在没有忽视这股潜在能量的本钱。
 也从这样的角度来看,一般常被诟病的「团客」旅游,除了能让某些行业、商家得利外,其实更有着超越现实经济利益的情感价值,所以要思考的,不是完全地去贬抑这种旅游形式,而是如何让它的缺点更少,让这些朋友能更带着心理的满足回去。
 的确,谈陆客观光,何止是经济的效益而已,中青辈的自由行能让他们更深入地了解台湾,团客旅游则能遂上一代人的心愿,台湾如果不能在经济利益之上又看到这些,就说明了自己在两岸交流中的短视。
 而谈交流,80、90年代受台湾影响,现在40、50岁的人其实更该被关照到。这些人的青春,正值台湾文化在大陆蔚为时潮的年代,文学的余光中、张大春、朱家三姊妹、席慕容、三毛,电影的侯孝贤、杨德昌,电视的琼瑶,流行音乐的罗大佑、李宗盛、赵传等,寄寓了他们多少的憧憬。也所以,这次碰到的纪录片导演虽说带着爸爸完成心愿,其实也正圆了自己那少女时代的梦。坦白说,看不到这些在大陆人心中或显或隐的温润情感,两岸交流也就只能在政治对抗、经济竞逐,乃至文化较劲中打转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