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主页 > 法治建设 >工商时报社论刘内阁应对民意有所取捨 >

工商时报社论刘内阁应对民意有所取捨

作者: 2019-12-10 浏览: 509 次

工商时报社论刘内阁应对民意有所取捨 
 工商时报7日社论指出,近日以来刘内阁在「苦民之所苦」的施政方针下,鉴于豪雨酿灾民怨四起,于是决定挪用扩大内需预算做为治水之用,眼见油价上涨民生日困,甫解冻的浮动油价机制又加以暂时冻结,原订夜间举行的万安演习,在民意反弹下立即顺从民意改为白天。 

 刘内阁的体贴民意还不只如此,日前更启动「倾听人民心声列车」,要求各部会必须定期与各行各业人士交流,追随民意的苦心孤诣,令人敬佩,但也令人担心。因为民意本质上就不具有一致性,有人以为是,必有人以为非,今日民意多数以为是,极可能明日多数民意以为非,犹有甚者,许多沉默的民意往往被淹没在少数夸夸其谈的名嘴口水中,若真以为这些人的谈话就是民意,而随之起舞,岂不谬哉! 

 显然,政府政策不可能面面讨好,以冻涨油价而言,开车者固然额手称庆,但中油亏损,最后岂非又是全民买单?再以赋税改革而言,调降遗赠税固然富人拍手叫好,但税负的重担岂不又落到中产阶级身上?而扩大内需经费移做治水的宣示,虽让水患地区民众备感窝心,但这又置那些原来等待公园绿地的民众福祉于何地? 

 人民所以需要一个政府来治理,正因为当民众追求自己最大利益时,难免互有冲突,互有扞格,需要政府居中协调,以创造长期社会的最大利益。由是观之,决策过程自然不可能人人拥戴、各方称道,反之冲突抗争必将漫天盖地而来,骂声鼎沸必然不绝于耳,若今日听某甲遂顺某甲之意,明日听某乙又屈服于某乙之意,这是个不合格的政府,显示内阁连最基本的施政理想、施政目标都没有。而政策如此随机,讲好听是顺应民意,讲难听便是乡愿,如此施政忽左忽右,忽急忽缓,忽是忽非,朝令夕改,自以为讨好的民意,结果反而失去了民心,更失去所有人对执政者的尊重。 

 马英九总统及刘内阁所以近两个月以来民调支持率每况愈下,原因不在于不倾听民意,而在于施政理想阙如,政策左右摇摆,让人看不清内阁到底在做什幺,因为内阁没有树立一个明确的理念,于是从产业政策、赋税政策直到能源政策总是刻变时翻,急于讨好民意反而成了内阁最大致命伤。 

 我们看历史上施政能产生宏效的政府,必定是带着几分理想、几分坚持而且需具备遭民意唾弃的勇气,例如1980年代担任英国首相11年的柴契尔夫人,她曾因财政困难,取消小学生免费供应牛奶措施而遭民意强烈批判,被讽为「吃人的魔鬼」、「英国最不受欢迎的女人」,但她认为多数父亲有能力支持小孩子的牛奶费,政府应该把资源用来协助缴不起学费者;柴契尔夫人认为英国经济所以停滞原因出在国有企业太多,她一往无前的执行民营化政策,引来港埠、铁路、钢铁、电力、煤矿前仆后继的大罢工,英国经济为之瘫痪,当罢工人潮赴首相官邸抗议时,这位铁娘子说道:「唐宁街十号没有啤酒和三明治」。改革带给英国从新出发的生机,但柴契尔夫人声望日降旋而下台,如今改革成效出现,英国失业率5%居欧洲最低,人均所得逾四万美元领先德、法,日前一份调查显示,柴契尔夫人已成为英国历任首相中最伟大者,连带领英国打赢二战的首相邱吉尔都瞠乎其后。 

 马总统与刘内阁苦民之苦,一切政策由爱民出发,确实是台湾民众之福,但试想处于柴契尔夫人的地位,类似取消小学生牛奶费、大规模裁彻国营企业员工这等让人民伤心的事,马总统大概于心不忍吧,但对于一个政治家,究竟该选择苦今日人民之苦而使国家经济左右摇摆,形成日后民生更苦?或是与柴契尔夫人一样,在了解国家经济病灶后,坚持理想,虽千万人吾往矣,虽受舆论挞伐亦在所不惜,以为台湾奠定坚实的发展基础?这是一个伟大政治家所必须儘早做的抉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