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主页 > 研发成果 >以羞辱作为教育方法 >

以羞辱作为教育方法

作者: 2019-12-21 浏览: 635 次

以羞辱作为教育方法

大学的班房裏,每年总有保良局中学来的学生,保良局领袖训练营对待学生的严苛手法,早已听闻。2012年《大学线》报道过此题目,营内教练会罚学生站废人池、要学生跪老师认错、用水喉射学生的脸,手法令人侧目。文章刊出后,收到其他家长来信,感谢我们揭露事件。

子女仍在学,家长明知训练营有问题,也敢怒而不敢言,怕学校不高兴。学生私下讨论吐吐苦水,也没多少人关注。几年来,训练营主办机构没有收敛,还把活动推销至其他学校,有更多学生遭受到教练的「特别待遇」。

英华学生揭发,训练营教练曾把刀交学生,逼他刺破班旗,之后引发如井喷的爆料,逼学生吃草、要他们以脸贴地说侮辱自己的话,以泥土擦面,之后不准擦去。然后再传来非礼女生的事,警方重案组正着手调查。

教练接受《苹果》专访,说这一代学生自以为是、玻璃心,训练营要他们感受挫折,懂得感谢父母,「我哋都係咁长大」。

我也天天为管教子女操心,气得七窍生烟时,心中有一秒会弹出spare the rod and spoil the child这句话,当然没付诸实行。看到学生自杀的新闻,也会想,这一代少年怎幺了,真如草莓一捏就碎?要他们经历什幺失败,才能锻炼抗逆能力?要鼓励还是责备,方令他们改正缺点,发挥潜能?

但上面提到保良局训练营所用的手法,已属过火。要知道孩子的质地都不一样,钝感力强的,或可忍受教练当众羞辱,一笑置之;但同样手法用于敏感的学生,所造成的创伤可以很大。教练以自己受过的这一套,强加诸后辈,是很落后的教育方法。